赏金猎人

无论是美貌颜值还是危险指数,鲜有人能在任何一方面与厄运小姐媲美。作为比尔吉沃特最...

无论是美貌颜值还是危险指数,鲜有人能在任何一方面与厄运小姐媲美。作为比尔吉沃特最负盛名的赏金猎人,她的传奇故事建立在无数密布着弹孔的尸体和被捕获的混混们之上。只要比尔吉沃特那臭烘烘的码头和拾荒者棚屋中回响起她标志性的双枪,赏金告示板上的悬赏令就又少了一张。

和大部分在比尔吉沃特错综复杂、尔虞我诈的迷局中获得赫赫恶名的大人物们一样,厄运小姐的双手上不乏鲜血。但事实并非一直都如此,她曾经的名字叫做莎拉,是一位著名女枪械师的女儿,她们一家三口离群索居,在孤岛上的工坊里幸福地过着和平的生活。小莎拉在工坊里给妈妈帮工,安装转轮锁扣、校准扳机轴距,甚至还会参与枪支的试射。她妈妈在制枪手艺界是一个传奇人物,曾经在很多富裕贵族的收藏中发现了很多她出品的定制手枪。但时不时地,它们会被一些更加图谋不轨、心术不正的人惦记。

在这些惦记这样一把武器的人当中,曾有一个很有前途的比尔吉沃特强盗,叫做普朗克。他的实力让他自信和自负,要求莎拉的母亲为他制作一对手枪,必须无人能及。她最终不情愿地接受了订单,整一年后的同一天,普朗克回来取他的双枪。他的脸上戴着红色的面巾,而且并不想掏钱 – 他是来明抢的。

莎拉的母亲制作的这副双枪堪称大师级杰作,不仅威力强大、精密准确,而且造型优雅美观。不过她看到普朗克已经变成了如此残忍的海盗,于是大声呵斥,说这副双枪实在太优秀,他这种人不配拿在手里。普朗克愤怒了,他夺过双枪,用她自己制造的武器射杀了她,然后又把枪口对准了她的丈夫和莎拉。然后,他单纯为了倾泻自己的恶意,将工坊点燃,并将手枪摔在地上,怒吼着说,既然他这种人配不上这对枪,其他人就别想把它们拿到手了。

莎拉被剧痛唤醒,原本的浅黄色头发现在已经被母亲的鲜血染红,两颗子弹分别留在了她心脏左右两侧。她从燃烧着的废墟中爬了出来,把两把残破的手枪紧紧护在自己鲜血淋淋的胸前。她的身体逐渐治愈,但她的精神却有一部分永远残留在妈妈被火焰吞噬的工坊里,而且她头发上的血红色无论用多少肥皂都洗不掉 – 至少人们都是这么说的。梦魇和惊厥将永远折磨她,但执着于复仇意念的莎拉将这一切都扛了下来。在那个蒙面劫匪一路发迹的岁月里,她修好了母亲的双枪,不断磨练自己的身手,并通过所有渠道打探他的消息。直到她能够手刃仇人的那一天。

她坐船来到比尔吉沃特,在踏上码头以后几分钟内,她就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杀人。那是一名醉酒的水手,肚子里有一加仑麦龙黑啤,脑袋价值一大笔悬赏。莎拉趁着他昏睡的时候毙了他,然后把他的尸体拖到了悬赏告示板,然后又撕下了十多张悬赏令。

一周以内,十多张悬赏令全都交付兑现,所有被莎拉盯上的倒霉恶棍要么伏法要么服刑。她很快就在比尔吉沃特的酒馆和赌场里成为了热议人物,她给自己取了新名字,厄运小姐,用威名震慑她的猎物,同时也用火红的新身份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普朗克永远都不会料到是她——只不过是个普通的赏金猎人罢了,比尔吉沃特大街上一抓一大把。

随后的几年中,厄运小姐的故事越传越远,每个新故事都比上一次更加夸张。她从一个手脚不干净的船长那里夺取了“塞壬号”,把“绸刀海盗团”的老大淹死在自酿的朗姆酒桶里,她甚至在屠宰码头的半截海怪肚子里找到了“荡妇开膛手”的老巢,并把他从中拖了出来。

普朗克对她来说还是太强大,不能公开向他挑战,所以厄运小姐继续暗度陈仓,在自己周围培养了一群数量不多但却忠心耿耿的盟友和情人。所有这些人,最终都会被她用来放倒普朗克。但对于厄运小姐来说,直接杀掉普朗克太便宜他了。只有让他忍受奇耻大辱、同时看着自己在乎的一切化为灰烬,才能让这位血红色头发的赏金猎人心满意足。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厄运小姐已经豁出一切,来展开对抗普朗克的行动。环环相扣的计策让冥渊号在码头地区化为熊熊燃烧的残骸,并且那位自称的“比尔吉沃特之王”也已被推翻。最棒的是,比尔吉沃特的所有人都目睹了他的倒下。

现在,随着普朗克被废黜,这个港城中的每个掠夺舰的船长和帮派主都在角逐着他的位置。

比尔吉沃特之战开始了。

原文链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