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dotaer的青春都离不开的一个人——徐志雷

从Dota1到Dota2过来的人

纵观整个电竞圈,几乎没有人比Burning的职业道路更坎坷。

 

2012年前,他被誉为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强的Carry。TI3纪念薄上,有一条最佳队员的投票项,当届冠军Alliance在2-5号位上无一例外的选择了自己的队员,只有1号位,清一色投给了Burning。

 

每个dotaer的青春都离不开的一个人——徐志雷


他曾在Ehome豪取十冠,教练71放出豪言壮语,[亚军奖杯我们都是直接扔机场不要的,拿不到冠军就是失败。]

 

2011年下半年,他加盟DK战队,与昔日的好友一同砍下九冠。转型Dota2的时间点,DK是Dota1最后的统治者。

 



他还是Dota中无上的冠名者。在6.77版本后,任何一名玩家进入游戏选择敌法师,都有1/8概率获得金色的选手ID,全世界范畴内,有这种待遇的选手只有8名。

 每个dotaer的青春都离不开的一个人——徐志雷



他曾被奉为CNDota第一人,却也曾掉入低谷。

 

2013年后,他所在的任何一支战队,都时常经受网友的抨击。

 

怀五夜云、1踢4、拒训、憋式打法、癞皮狗,源源不断的黑点将Burning打下神坛。甚至一个月前,SG论坛里还充斥着“Burning快滚蛋”的帖子。

 

庆幸的是,在4月4日的亚洲邀请赛上,Burning终于拿到了世界冠军。赛后,他捧着奖杯茫然地问自己,[我不是在做梦吧。]

 

Burning的电竞梦,要从头说起。


2006年,魔兽论坛上出现了一个帖子,[请教TED,怎么才能被职业战队选上?]

 



那一年,SKY在WCG上身披五星红旗的身影深深触动了他,Burning决定放弃学业,成为一名职业选手。

 

可惜的是,在随后的考核中,Burning多次败北,最终没能进入梦寐以求的职业战队。他被称为安徽鬼王,铜陵魔兽第一人,但也仅此而已,那时的War3从不缺少这样“天赋异禀”的少年。

 

但真正的故事才刚刚开始,2007年,一张名为Dota的RPG地图在国内大火,Burning也找到了自己的新方向。

 



2008年,Burning加盟CaNt战队,并一举在SMM中拿到季军。作为新人,Burning显得谦虚且拘谨,老大哥Longdd告诫他,[打Carry最重要的就是基本功,要多练。]

 

谁能想到,这一练就是十年。直到今天,谈起Burning,大家最常说到的,还是他机器人一般的补刀,稳健成为了Burning终身的代名词。




当时的职业圈还不成体系,整个资金分配、选手待遇混乱不堪。SMM结束后,CaNt全员离队,Burning与Longdd一同加盟7L。

 

那时的CNDota还远远比不上发展多年的国外战队,2009年天翼杯Dota争霸赛,以Vigoss领衔的PS战队在赛前就表示,他们是抱着捞金的态度来的,冠军已是囊中之物。

 

随后,很多网友在录像网站上发现了惊人的一幕,Burning所在的7L与PS等国外队伍的训练中,取得了半数以上的胜场。这条消息在论坛炸开了锅,大家都期待着,这支名不见经传的CN战队,能在正赛中好好教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外国人。

 



结果不负众望,7L以极其凶残的压迫式打法,将GANK著称的欧洲豪门干的灰头土脸。Burning也拿下了人生当中的第一个冠军。

 

然而这支被誉为“外战荣耀”的战队,却在09年末,宣布解散。

 

原因众说纷纭,但终究也印证了那句老话,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在那个连发工资都成问题的年代,拥有独立餐厅和训练基地的7L战队显然无法支撑下去。

 



7L负责人RURU后来说道,[战队也要发展,我们提供了当时最优渥的训练环境,但选手却连奖金五五分账都不接受,很无奈。]

 

后来的八个月里,Burning像飘零的帆舟在大海上孤独地漂流。他辗转加盟Team_Team、KS.CN、CH,但结果都事与愿违。

 

终于,郁郁不得志的Burning做出了职业生涯最重要的决定,加盟Ehome。

 



很难说是历史造就了英雄,还是英雄书写了历史,改名为AAA的Burning彰示着自己的决心,从1号位到5号位,都要打到最好!

 

那一年,EHOME包揽了国内外大大小小的十多个冠军,其中,世界最强Carry-Burning也逐渐走进了大家的视野。

 每个dotaer的青春都离不开的一个人——徐志雷


散失炼金、跳刀水人,Burning一次次新奇的出装引领了Dota圈的风潮,稳健的发育能力也成了交口称赞的对象。

 

2011年,中国电竞迈向职业化的道路中,出现了不可避免的阵痛期,大肆的资本涌入更迭了圈内保有多年的不成文规定。

 

Burning与队友Kingj一同加盟DK战队。拿了五万块夜奔云南,直到今天,这次“叛逃”都是Burning履历上永远无法抹去的黑点。

 



Ehome负责人71在事后说道,[挖人无所谓,关键是你会产生一种想法,我TM做这个干嘛?就因为别人给了选手5万块,然后这个俱乐部就散了,那谁还做俱乐部啊!]

 

三年后,Burning在面对采访时袒露心声,[当时拿了那么多冠军,就觉得去哪都随便赢,有点不知天高地厚吧。]

 

[当时一个月两千多块钱,说实话,吃完饭也剩不了多少。]形态拘谨的Burning将这次出走,看作自己六七年来最难受最内疚的事情。



 

不过,堪称银河战舰的DK却在多次比赛中表现平平,毫无建树。

 

直到时年五月,好友Longdd、ZIPPO加盟,DK才逐渐找到了自己的节奏。剩下的半年,DK怒夺九冠,为Dota1时代,划下了完美的句点。

 


Burning也终究从“三大C”的范畴中走出,蜕变成为真正的Dota第一人。

 

带领LGD在TI中屡夺战果的xiao8曾说过,[除了B神,其他C都差不多。]

 

2012年8月,在Dota1赛场上别无所求的Burning来到了西雅图邀请赛。但他绝不会想到,这枚象征着Dota2最高荣誉的不朽盾,会与他无缘。

 



TI2,DK凭借着敌法体系艰难闯入四强,最终负于当届冠军IG。


TI3,又是敌法师,在小组赛第一次打破了Alliance17连胜的不败金身。最终负于mushi领衔的orange战队。


TI4,号称绝无仅有最强阵容的DK,在海量的训练中丢失了最初的体系。败者组决赛上,老队友ROTK亲手将Burning送上了飞机。


TI5,加盟IG的Burning仅仅取得了第九名的成绩,除开一场翻盘secret的敌法,整个比赛几乎毫无亮点。

 



战绩平平的Burning开始受到粉丝的非议,曾经稳健的打法在无休止的指责中渐渐变成了刻板、拖沓的“憋式战术”。

 

TI4后退役,TI5前再度复出,Burning的坚持却收到了各方的质疑,[到底是追梦还是癞皮狗?],[拿不到成绩就别占着位置,给新人机会不好吗?]更有甚者直言,[Burning已经老了,不适合这个版本了。]

 

期间,Burning曾发布一条微博,宣泄自己压抑多年的情绪。字里行间,充斥着不甘与不舍。

 



TI5结束后的一次队内聚会,情绪低落的Burning拿起一瓶啤酒,对IG的负责人VK说道,[兄弟不好意思,我的。]经人劝阻后,Burning仍然带着哭腔,[不是兄弟,第九,真的太不好意思了,我的我的。]说罢一饮而尽。

 

2016,Burning离开IG,来到VG。

 



这段日子比TI5上的失利更让人心痛。国内比赛接连败北后,俱乐部放弃预选赛直邀,引进Sylar,原因不言而喻,作为一号位的Burning显然已无法担当起Carry的职责。最起码,在俱乐部的眼里是如此。


思索良久后,Burning选择转型辅助,带着梦想试图从海选一路冲向世界。

 

这段不可思议的旅程被网友戏称为“燃烧的远征”,绝大多数的粉丝早已不期待曾经无所不能的Burning,能力挽狂澜,大家只是选择陪伴他,走完最后的路。

 



如同魔兽历史的轨迹一般,“燃烧军团”最终倒在了半决赛上,Burning也在4年来,首次无缘TI。

 

第六届西雅图国际邀请赛,Burning与ROTK在直播间解说完了全程。WINGS捧杯的刹那,两名老将难掩内心的殇情,带着哭腔大喊“Nice”。


此时的Burning恍如被所有人遗弃的孩童,在孤独的午后,对着镜头悄声细语,[或许我们都老了吧。]

 



一次次的失败、失落,陪伴多年的粉丝也渐渐离开,Burning的职业道路糟糕到了极点。

 

但好在,他还相信自己。

 

2017年DAC亚洲邀请赛,Burning的状态早已不复当年之勇,在这个Carry普遍抗压的时代,他用多年的经验带领着四个新人一路冲上冠军的王座。

 

他的队友,也将这届比赛,看作是Burning的梦,四个人拼了命的守护着他的信仰,这种绝对核心的待遇来源于Burning对理想的渴求,他屡败屡战的电竞精神第一次影响到了身边的人。

 



幽鬼、小狗、剑圣、复仇之魂,Burning选择的四个英雄,像极了他职业道路的四个阶段。


从万众瞩目的救世主,到团队的绿叶,老去的敌法师,再也无法在战场上肆意跳跃,他选择化身复仇之魂,带着一身的光辉扛起团队前行。

 

体育竞技中最让人感动的场景,既可以是初生牛犊横扫天下的风光,亦可以是老将十年磨一剑的坚持。

 

Longdd在电脑前抱着刚满一岁的孩子,声嘶力竭地为曾经的队友狂欢。

 

解说席上的430,看着机枪兵的影魔大杀四方,掩面而泣。

 

Zhou和YYF在满场山呼海啸的“IG”中,怀念着曾经雄冠西雅图的时刻。

 

当这些熟悉的面孔一个个消失在赛场上,Burning仍旧在与时间作对。DAC的冠军不仅仅是CNDOTA的又一次觉醒,对这些沉寂的老将而言,是一次新生。

 

每个dotaer的青春都离不开的一个人——徐志雷


当我们告别了学业,战战兢兢地走向社会,是否也时常不经意地想起曾经网吧五连坐的欢愉?

 

值得庆幸的是,在一个快要被生活杀死的时刻,我们看到了曾经的偶像,不懈的坚持终究有了回报,这何尝不是一种救赎。

 

4月4日下午,DAC颁奖时间,Burning压抑着满脸的泪水高高举起辉耀奖杯,迎接着全场两万名观众放声的嘶吼:

 

                                                                                      燃烧吧,Burning!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