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条魔灵

奥莉安娜浑身上下全部由发条和齿轮构成,本身就是一个科技的奇观,但她并非生来如此——...

奥莉安娜浑身上下全部由发条和齿轮构成,本身就是一个科技的奇观,但她并非生来如此——她也曾是一个拥有血肉之躯的普通女孩。奥莉安娜出生在皮尔特沃夫,由于患上不治之症,日渐衰竭的五脏六腑被逐步替换成了精密的人造器官,最后彻底变为机械之躯。她最亲密的伙伴是她自己制作的球形机械体,为她提供保护和陪伴。奥莉安娜总是在思考内心的自我,探究外部的世界,寻找自己存在于世的最终归宿以及真正的意义。

奥莉安娜在皮尔特沃夫的富人区长大,从未遭遇过社会上的任何残酷和不公,而她无微不至的父亲,是大名鼎鼎的发明家科林·李维克。他的设计的物件精巧缜密,精雕细琢,即使是那些身体健全的人,也会安装他制作的发条动力增强装置。主顾们全都信誓旦旦地表示他的作品能带来不可思议的真实触感,就好像他将魔法融入了齿轮和零件之中,浑然天成。

年轻的奥莉安娜想要学会父亲的手艺,因此成了他的学徒,夜以继日地研习训练。她的父亲虽然天资聪慧,但却内向安静,全靠奥莉安娜与顾客进行沟通介绍。善于倾听而又和蔼可亲的她很快就成为了这个家庭作坊的门面。

虽然奥莉安娜的活动范围很少超出自己家的街区,不过她倒是经常会偷偷跑到戏院里,观赏舞蹈演员们用旋转、跳跃所演绎的诗和远方。她在那里看到了波澜壮阔的史诗冒险:一位年老的法师在沙漠中寻找轶失百年的咒语;一位美丽的女士在一座魔法丛林中将自己伪装成了一块石头;一名虔诚的朝圣者为了寻求重生而去攀登一座险恶的巨峰……还有更多更多的故事传说,远渡重洋前来,震撼着她的想象。

戏里的故事传说让奥莉安娜如痴如醉,她梦想着有一天能够亲自造访那些遥远的地方。她会坐在戏院的前排包厢,仔细观察舞蹈的每一个细节动作,然后回到父亲的工坊中制作人形玩偶,重现戏中的舞蹈。

那是原本平静的一天,奥莉安娜为一位老妇人安装了机械义手,这位病患随口提到了祖安最近发生的一起惨烈的事故。祖安是皮尔特沃夫正下方的地下都市,最近发生了一次爆炸事故,释放出了大量的剧毒气体,污染了附近的街道。如果吸入毒气以后得不到及时救治,人体内的各个器官就会被腐蚀,最后缓慢又痛苦地死去。所有受到感染的人全都被集中到了祖安中心的医疗营地。

奥莉安娜认为她和父亲的技艺能够帮助那些深受毒害的人,所以她恳请父亲下到祖安帮助那些受害者。科林知道,暴露于这种毒雾之中实在是太危险了,因此他禁止自己的女儿前往。但奥莉安娜并没有被轻易说服,天还没亮,她就偷偷跑出了家,带了尽可能多的呼吸器,自己也佩戴了一副保护面罩,然后乘坐海克斯压力升降机潜入了地下深处的祖安。

奥莉安娜被眼前的残破场面震惊了,爆炸发生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残垣断壁,街上的行人笼罩在浓密的剧毒烟雾中,脸上最多只用一块油渍斑驳的破布遮盖。她这一生中从未见到过如此痛苦的场面。奥莉安娜加入了一组志愿者的行列,照料那些受到毒雾影响最深的人。她每天晚上都回到这里帮忙,修理损坏的呼吸设备,为病患安装气管过滤器,让他们可以在毒雾中正常呼吸。

奥莉安娜把所有呼吸器全都分发完毕之后,却又看到了一个幼童正在痛苦地喘着粗气。奥莉安娜想都没想,立刻把自己的过滤面罩摘了下来给那名幼童戴上,自己只用一块手帕遮脸。没过几天,奥莉安娜就病倒了,即使是家中的洁净空气也让她呼吸困难。她的肺部已经被腐蚀,每一次呼吸都是一次煎熬,她自己也无法逃脱毁灭的命运。

看着自己的女儿病入膏肓,科林将全部心血都投入到了他此生最伟大的项目中:用机械自动化替代品取代女儿逐渐销蚀的肺脏。科林动用了最先进的生物机械过滤材料,这些都是为那些出价最高的顾客预留的上品。经过数周夜以继日的开发,一件精美的机械发条作品诞生了,科林把它安放到了奥莉安娜的胸腔中。为了防止奥莉安娜再次将自己暴露于危险之中,科林为她的肺安装了一个特殊的驱动装置,只有他才能为奥莉安娜拧紧发条。人工机械肺运转正常,很快,奥莉安娜就可以回到店里继续帮忙了。

可惜的是,奥莉安娜的好运并没有持续太久。健康的生活只过了几个月,凋零和萎缩还是蔓延到了其他脏器,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奥莉安娜和她的父亲一起没日没夜地开发各种人体器官的机械发条替代品,每当她身体里某个部位衰竭枯萎,就会被替换成机械装置。

奥莉安娜正常的人体结构已经被彻底改变,因此她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身份。时间越久,她体内的齿轮和轴承就越多。她依然保留了大部分作为人类的记忆,但她的感觉却与记忆中的自己产生了奇怪的距离。她的父亲也注意到了这种改变,奥莉安娜有时会听到他在深夜啜泣。她的父亲为了让她开心起来,经常带她去戏院看戏。但奥莉安娜总是看到一半就起身离场,说她已经对这出戏的一切都了如指掌。眼看着女儿原有的个性逐渐丧失,科林试图帮助奥莉安娜回忆起曾经的记忆和动作习惯。每当她的行为与以前的习惯偏离太远,他就会提醒纠正。奥莉安娜遵照了他的指导,不过却越来越反感他的干涉,因为她只想单纯做她自己。

不到一年的光景,奥莉安娜已经完全变成了机械之躯,只有她的心,奇迹般地躲过了毒物的污染。

在奥莉安娜每况愈下的这段时间里,科林唯一关心的就是他的女儿,冷落了许多富有的客户,也丧失了来自这些客户的光顾和消费。没有了经济来源,奥莉安娜和科林不得不变卖家产,搬到了地下城市祖安居住。他们在峡谷半腰的位置开了一家店,下面就是一个炼金科技实验室,很快他们就找到了生意:改造呼吸设备,过滤臭名远扬的祖安灰霾。

奥莉安娜制作机械发条器材的技艺比以往更加精湛了,因为她的双手不再会因为精密的操作而感到疲劳,她的机械思维也不需要睡眠休息。她不需要任何测量设备,只要看一眼就能立刻推算出准确的长宽高尺寸,几秒钟之内就能完成原本需要数小时的复杂计算。奥莉安娜还学会了保养自己的身体,滴加润滑油、换掉旧零件、修理卡死的发条齿轮等。不过当她失去力气的时候,依然需要靠父亲给她拧紧发条。

她体内的轮盘和齿轮永不停歇地运转着,但奥莉安娜却经常感到失落,因为时间似乎永远都停在了这一刻——至少是她的时间。斗转星移,她父亲的额头又多了几道皱纹,几缕银丝爬上了双鬓,但奥莉安娜的齿轮却一如既往地运转着,她自己也感觉不到任何改变。她不禁想到,自己的生命是否会永远这样一成不变地继续下去,同时也为自己永远无法体验的那些事物而感到失落。

因为大多数祖安人都已经习惯了呼吸炼金废气污染的空气,所以人们只会偶尔前去科林的工坊,他们的经营开始变得惨淡。屋漏偏逢连夜雨,自从他们搬到祖安以后,科林就开始出现剧烈胸痛的症状,必须经常卧床休息。

一天,奥莉安娜遇到了一个地沟顽童,在他们的店铺门口晃来晃去,于是她就花了一下午的时间为他制作了一个机械人偶。上紧发条以后,这支小小的发条先生可以轻抚帽沿鞠躬致敬。小男孩高兴极了。奥莉安娜发觉,祖安的生活缺少的正是这种喜悦,所以设计了许多精致的人偶。在一个单纯注重实用性的地方,她制作出的精美工艺品给许多祖安人带去了微笑。人偶供不应求,科林工坊的名气大增。终于,他们又可以买得起更加昂贵的材料,甚至是稀有的海克斯科技水晶。

树大招风,慕名而来的并不都是是客人。派特罗克·格莱姆是一位穷凶极恶的炼金男爵,他雇佣的混混某天突然拜访,强行向科林提供保护,免遭盗窃、敲诈和破坏,不过需要上缴保护费。科林回绝了他们,认为面对不法行为应该挺身反抗而不是逆来顺受。但就在当晚,科林的商店遭到了洗劫,所有钱财一扫而光。于是奥莉安娜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制作了一个看家护院的工具:一个黄铜打造的球体,可以放出能量波对目标造成巨大痛苦。科林发现这个球体会自动协助奥莉安娜工作,似乎他们之间存在着某种看不见的连接。

科林的健康状况继续恶化,奥莉安娜不得不购买昂贵的滋补品缓解他的痛苦。她尽最大努力照料病榻上的父亲,但最后一位祖安的外科医生给出了结论,炼金废气已经侵入了科林的血液,毒害了心脏。

虽然科林和奥莉安娜在生物机械发条物品方面的技术非常先进,但他们一直都无法设计出足以替代人类心脏的复杂零件。她自己的性命之所以能够延续,也都多亏她的心脏始终抵挡着病魔的入侵。然而她的心脏也是她与过去的自己最牢固的连接,让她在时间的洪流中驻足不前。

奥莉安娜知道她的父亲深爱着曾经的女儿,但她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女孩了。或许将这颗心还给父亲,能让他女儿的记忆永远保存下去,因为她自己已经开始忘却那份记忆了。如果她能够为她自己制造一颗海克斯科技动力的机械心脏,那么她的机械肺也就不再需要上发条了。或许这样一来,她的时间也就可以正常流动了。

奥莉安娜喂她的父亲服下了安眠药,用他们最近购入的海克斯科技水晶制作了新的机械心脏。水晶中蕴含的不断再生的能源驱动着机械心脏的精密结构,这远远超出了她和父亲此前制作过的任何机械。在铜球的帮助下,她摘除了自己后背的发条钥匙,将新的心脏安装进去。她知道,这颗海克斯科技驱动的心脏永远都不再需要依靠其他人的协助。然后她切开了科林的胸腔,将父亲衰竭的心脏替换成了奥莉安娜最后残存于世的东西,这颗心脏属于曾经那个父亲熟悉而且宠爱的奥莉安娜。

奥莉安娜一整夜都在聆听父亲安稳的心跳,黎明时分,她离开了,这对于父女二人都是一种解脱。虽然她依然爱着父亲,但她更想要看尽这个世界。她成为了一个全新的人,一个发条魔灵,现在她已经是彻底的机械之躯,她已经获得了自由。

科林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工坊里摆满了上百个机械人偶:有的能够表演走钢丝,有的能演唱民谣小调,有的甚至能玩小球杂耍。如此豪华的商品储备足以让科林立刻返回皮尔特沃夫东山再起。不过有一个人偶,他发誓永远不会出售:一个金色的舞娘,身上没有发条插孔,但却永不停歇地旋转起舞。

原文链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