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女神

蕾欧娜是被灌注了烈阳之火的烈阳教派圣殿武士,用天顶之刃和破晓之盾守护着巨神峰。她...

蕾欧娜是被灌注了烈阳之火的烈阳教派圣殿武士,用天顶之刃和破晓之盾守护着巨神峰。她的皮肤闪烁着星火,她体内天界星灵的力量透过她的双眼炯炯燃烧。蕾欧娜身披金色铠甲,背负着沉重的上古知识,为一些人带来启示,为另一些人带去死亡。

生活在高耸入云的巨神峰脚下,就是生存于苦难之中。但依然有许多人心甘情愿生活在这里,这是人类精神力量的证明,为了寻找生命的意义和更崇高的目标而忍耐一切逆境。巨神峰周围层峦叠嶂,但山区环境的严酷远不及在这里生活的民族血脉中流淌的坚毅。

生活在巨神峰的主峰上充满危险。当峰顶的迷雾闪着冰晶向下飘散的时候,它会带来别的东西。当迷雾散去以后,会留下许多奇形怪状的异世界产物;闪着光芒的生物毫无缘由地杀戮,口中还喃喃低语,讲述着令凡人丧失理智的恐怖秘密。

拉阔尔部族仅仅依靠高山上的植被和珍贵的牲畜,用人类忍耐力的极限顽强地生存在这里;同时他们还自幼习武,备战世界末日的战争。“拉阔尔”的意思是“最后太阳的部族”,他们的族人相信在这个世界之前曾经存在过许多个世界,但每次都遭遇灭顶之灾。部族的先知说,如果这个世界的太阳再被消灭,就不会再有下一个世界了,所以这个世界的武士必须准备好对抗那些想要熄灭烈阳之火的人。

对于拉阔尔人来说,战斗是虔诚信仰之举,供奉着烈阳的光辉。部族的所有人都会毫不留情、心狠手快地杀戮,蕾欧娜也不例外。她从蹒跚学步的时候就开始习武,轻松掌握剑盾格斗的技巧。她对峰顶的迷雾非常着迷,经常想象着迷雾另一端隐藏的东西。但这些想象并没有妨碍她对抗那些随山顶迷雾而来的凶猛野兽、骇人灵体和无眼怪胎。

她一直以来都遵从长辈的教诲,无情地杀掉这些怪兽,直到有一天,年轻的蕾欧娜在山脚下遇到了一个金色皮肤、长着犄角和蝙蝠翼的男孩。他不会说人类的语言,但显然他迷失了方向,惊慌失措。他的皮肤闪烁着柔光,虽然蕾欧娜从小到大的全部认知都在告诉她要将其杀掉,但她却无法对如此无助的人痛下杀手。于是,她将这个男孩引向了通往峰顶的路,看着他走进一束阳光之中,消失了。

当她回到拉阔尔族群以后,发现自己被指控亵渎了自己对太阳的职责。一个名叫阿特瑞斯的男孩看见她将一只峰顶怪物平安送回,而没有杀掉它。阿特瑞斯将蕾欧娜的行为诉了自己的父亲,他的父亲认定蕾欧娜是异端,忤逆了部族的信仰。蕾欧娜对此没有否认,而拉阔尔的法条对这种侵犯的判罚只用一种 - 用武力裁决。蕾欧娜将在中午的烈阳下与阿特瑞斯进行决斗,烈阳的光芒将会进行公正的裁决。蕾欧娜和阿特瑞斯的实力不相上下,她的战斗技巧不容小觑,而阿特瑞斯则一直都心无旁骛地追求武艺的极致。蕾欧娜举起了自己的剑和盾,阿特瑞斯则操起长枪,周围的观众没人能够预测战斗的结果。

蕾欧娜和阿特瑞斯在刺眼的烈阳下打斗起来,双方全都伤痕累累,鲜血直流,但没有任何一方能够打出致命一击。太阳渐渐落到了地平线下,一位烈阳教派的长老带着三名身穿金甲的武士来到这个拉阔尔营地,终止了这场决斗。烈阳教派是以太阳崇拜为核心的尚武信仰,铁面无私的信徒执掌着巨神峰上下的生杀大权。这位长老受到了梦境和古代预言的指引,找到了这里。烈阳教派的预言说,会有一位武士,发出的光芒胜过烈阳,作为巨神峰的女儿,给星界天庭带去统一。这位长老认为蕾欧娜就是预言中的女儿,当他听说她所触犯的法条以后,便更加坚信这一点了。

部落先知们 警告不应打断决斗,但烈阳教派长老毫不动摇;他坚持要求蕾欧娜必须跟他走,成为烈阳教派的一员,并进一步接受信仰的指引。拉阔尔族历来坚决独立自治,但即便如此他们也要遵从烈阳教派的神圣旨意。烈阳教武士扶起受伤蕾欧娜离开了决斗场,并带她扶摇直上前往新的人生。

烈阳教派的神庙是巨神峰东坡上一座高大宏伟的神堡,金色纹路的大理石和抛光打磨的花岗岩构成闪闪发光的尖顶。在这里,蕾欧娜学到了这个神圣教团的行为方式 – 他们如何崇拜太阳,如何认为太阳是所有生命的源泉,并认定其他形式的光芒皆为虚伪。教内的法条极为严苛,不近人情,但蕾欧娜深信着长老的预言,干劲十足,因此在这清规戒律约束的环境下表现出众,如饥似渴地学习她新的信仰。蕾欧娜每天都与烈阳教派的武士团一起训练,这些武士被拉阔尔人称为拉霍拉克,意思是“地平线的追随者”,蕾欧娜原本就已很恐怖的武艺,向更高的层次提升。时光如梭,蕾欧娜逐渐进阶成为了拉霍拉克的指挥官,整个巨神峰周边地区都知道她的公正、虔诚,以及略显狂热的对太阳的供奉。

蕾欧娜的人生轨迹在那一天永远地改变了,她接到命令护送一位年轻的烈阳教派信徒前往神庙的中心。这个姑娘的头发雪白,额头上闪烁着一枚符文。她的名字是黛安娜,神庙长老们经常对她怨声载道,是出了名地爱惹麻烦。黛安娜此前曾经失踪数个月,现在突然现身,还穿上了一套洁白的盔甲,闪着奇怪的银光。黛安娜声称自己带回了重大消息,能够撼动烈阳教派的根基的神谕,但这个消息她只会向神庙长老吐露。

蕾欧娜使用武装力量对黛安娜进行了押解,因为她的武士本能感知到了这位姑娘奇怪举动中存有异样。黛安娜觐见长老后,说起了一个古老的崇拜月亮的禁忌信仰 - 皎月教派,还例数了烈阳教派所认为的真理有哪些残缺不全的地方。她描述了峰顶之上存在的另一个领域,在那里,新的真理将为他们带来观察世界的新角度。黛安娜说的这些话,每一个字都让蕾欧娜怒火中烧,最后长老们否认了她的话,并将她认定为渎神者,这时蕾欧娜知道,她一定要用自己的剑终结这个异端的生命。

蕾欧娜看到黛安娜在长老们的否决之下居然敢暴跳如雷,但她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这位白发姑娘就猛冲上去。黛安娜伸出双手,迸发出刺眼的光芒。惨白的火焰在冷光的飓风中肆虐,蕾欧娜被爆炸推出了这个房间。当她恢复意识的时候,黛安娜已经走了,烈阳教派也失去了所有领导者。残余的教众挣扎了很久才开始接受他们的圣地遭到袭击的事实,蕾欧娜知道,他只有一条路可选。她要追杀异端黛安娜,让她为长老们的死接受惩罚。

黛安娜的踪迹很容易追寻。她的脚印在蕾欧娜的眼中就像水银一般闪光,脚印一直沿着巨神峰不断向上延伸。蕾欧娜并没有踟蹰,随着脚印爬过了一片奇怪陌生的地带,似乎这条路在此之前从未出现过。太阳和月亮在她头顶模糊地略过,似乎她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数个日夜交替。她没有停下脚步进食补充体力,全靠怒火支撑着这远非人类可及的举动。

最后,蕾欧娜登上了峰顶,呼吸艰难、筋疲力尽、饥寒交迫,只剩下想要惩罚黛安娜的意念。这时,她看到峰顶一块石头上坐着一个金色皮肤的少年,这正是她曾经放过的那个小男孩。在他身后,天空燃烧着炽烈的光芒,不可思议的色彩风暴照耀出一座宏伟城市的轮廓,模糊的影像中闪烁着金色和银色的光泽。优美的高塔和亮晶晶的钟楼,宏伟壮观的建筑群让蕾欧娜回想起了烈阳神庙与其外观的共鸣,她心中一阵狂喜,不禁跪倒在地。

金色皮肤的少年用古拉阔尔语向她开口说说话,说他从那一天起一直都在这里等她跟上来,他希望现在还不算太迟。他伸出了一只手,邀请她见证奇迹,接受神明的思想。

蕾欧娜此生从未在任何情况下退缩过。她抓住了少年的手,他笑着带她走进了光芒。天庭射下一道灼热的光柱笼罩了蕾欧娜。她感觉到一股气势磅礴的灵体灌输进了她的四肢,同时还获得了混沌初开之时的失落记忆。她的护甲和武器在宇宙的火焰中化为灰烬,然后又重生变为雕琢精美的战具,盾牌有如骄阳之辉锻于金石,长剑好似晨曦之光聚以链锁。

从峰顶走下来的这位武士看上去与当初爬上去的蕾欧娜一样,但在她体内,蕾欧娜发生了很大变化。她依然拥有自己的记忆和意念,她的血肉依然由自己掌控,但有某种强大的异界灵体的碎片选择了她的身躯作为凡间的载体。它赐予蕾欧娜惊人的能力和可怕的记忆认知,在她眼前挥之不去,让她的灵魂负重蹒跚;只有一个人可以与她分享这记忆。

现在,蕾欧娜比以往更加迫切地需要找到黛安娜。

原文链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