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漫漫岁月,茫茫人海,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泥足深陷的爱情。

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李碧华《霸王别姬》



帝王将相,才人佳子的故事,诸位听得不少。那些情情义义,恩恩爱爱,卿卿我我,都瑰丽莫名。根本不是人间颜色。 


人间,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

——李碧华《霸王别姬》



心中有戏,目中无人。

——李碧华《霸王别姬》



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

——李碧华《霸王别姬》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

《霸王别姬》



原来你是那银河星星,照着我生命长河中点点涟漪。原来你是那迷惑我的红,炫耀着世间最绝色伤口。

《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漫漫岁月,茫茫人海,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泥足深陷的爱情。

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

——李碧华《霸王别姬》



人纵有万般能耐,终也敌不过天命。 

No matter how resourceful you are, you can't fight fate.

《霸王别姬》



红尘孽债皆自惹,何必留伤痕?互相拖欠,三生也还不完,回不去,也罢,不如了断,死亡才是永恒的高潮。

——李碧华《霸王别姬》



不疯魔,不成活。

——李碧华《霸王别姬》



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

——段小楼《霸王别姬》



似醉非关酒,闻香不是花。

——李碧华《霸王别姬》



高兴的时候凑在一块 分手的时候也惆怅。演戏的 赢得掌声彩声 也赢得他华美的生活。看戏的 花一点钱 买来别人绚漫凄切的故事 赔上自己的感动 打发了一晚。 

大家都一样 天天的合 天天的分 到了曲终人散 只偶尔地 相互记起。其他辰光 因为事忙 谁也不把谁放在心上。

——李碧华《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漫漫岁月,茫茫人海,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泥足深陷的爱情。


久赌必输,久恋必苦,就是这般的心情。活像一块豌豆黄,淡淡的甜,混沌的颜色,含含糊糊。

——李碧华《霸王别姬》



功名富贵尽空花 玉带乌纱回头了千秋事业 

离合悲欢皆幻梦 佳人才子转眼消百岁光阴

——李碧华《霸王别姬》



此境非你莫属,此貌非你莫有。

——袁世卿《霸王别姬》



我想虞姬即使自刎于剑下,那一刻,她亦是幸福的,对望的眸中,她看到生死相许的来世。所以无怨,也无迟疑。

——张国荣《霸王别姬》



暑去寒来春复秋。

——李碧华《霸王别姬》



你穿着虞姬的戏服,你画着虞姬的装束,你以虞姬的方式结束了自己。

《霸王别姬》



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霸王别姬》



婊子合该在床上有情,戏子,只能在台上有义。

《霸王别姬》



漫天的暖意驱不走蝶衣的荒凉。 

有戏不算戏,无戏才是戏。 

迟迟钟鼔初长夜,耿耿星河慾曙天。 

似酒非关酒,闻香不是花。 

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李碧华《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漫漫岁月,茫茫人海,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泥足深陷的爱情。


人纵有万般能耐,终也敌不过天命。

——李碧华《霸王别姬》



折子戏又比演整整的一本戏要好多了。总是不耐烦等它唱完,中间有太多的烦恼转折。茫茫的威力。要唱完它,不外因为既已开幕,无法逃躲。如果人人都是折子戏,只把最精华的,仔细唱一遍,该多美满呀。

——李碧华《霸王别姬》



往事不要再提了,如今我们站在这光明的舞台上。你是霸王,我是虞姬;你英雄末路悲歌长叹,我从一而终至死不渝,你绕住我的裙裾,我握住你的剑柄。这当下,我颤颤的唱着,你慢慢的和着,这是几千年一遭的缘分啊。我又怕什么风霜劳碌,怕什么年复年年。你看我如花容颜可曾在离别中失色,你看我灵动的眉眼可曾因岁月蒙尘。师兄啊霸王啊,让我跟你好好唱一辈子戏吧。把这出死别的痛楚唱出几千年几万年的韵味,唱断人生几千里几万里的风雨

《霸王别姬》



这不小半辈子都唱过来了吗? 

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蝶衣,你可真实不疯魔不成活啊!唱戏得疯魔,不假!可要是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在这凡人堆里也疯魔!咱们可怎么活呦。

《霸王别姬》



要想人前显贵,必先人后受罪

——李碧华《霸王别姬》



演戏的,赢得掌声彩声,也赢得他华美的生活。看戏的,花一点钱买来别人绚漫凄切的故事,赔上自己的感动,打发了一晚。 

大家都一样,天天的合,天天的分,到了曲终人散,只偶尔的,相互记起。其它辰光,因为事忙,谁也不把谁放在心上。

——李碧华《霸王别姬》



是你横在了霸王和虞姬中间,其实,你也是虞姬,是霸王的另一个虞姬。 不怪你。

《霸王别姬》



白线袜子踩在泥尘上。 

风姿秀逸袅娜多姿,她繁荣醉梦的前半生,孤注一掷豁出去。

——李碧华《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漫漫岁月,茫茫人海,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泥足深陷的爱情。


项王,我要先走一步了。 

我还没有看够大王。我真不甘心,就这么离开。

——虞姬《霸王别姬》



她本来要的只是一个护花的英雄,妾本丝萝,愿托乔木,她未来的天地变样,此际心境平静。

——李碧华《霸王别姬》



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李碧华《霸王别姬》



白水彩是蜂蜜调的,持久地苍白,直到地老天荒。 

原来是为了掩饰苍白,却是徒劳了。

——李碧华《霸王别姬》



只怕年华如逝水,一朝飘泊,影儿难再寻觅。他又朝镜子作了七分脸,眼角暗飞,真是美,美得杀死人!

——李碧华《霸王别姬》



你烧了所有戏服,动作优雅,如果是真虞姬,也不过如此。 大雨滂沱,你在门外看着他们,到底没有进去,还是,就这样走吧 小楼,你终究不是她的霸王,你终究是向世界低头了,你出卖了蝶衣,出卖了菊仙。

《霸王别姬》



草地浸润在晨雾里。喊嗓声悠悠回荡在陶然亭里外。雨过了,天还没晴,悲凉的嗓音,在迷茫白气中咿呀地乱窜,找不到出路。

——李碧华《霸王别姬》



漫漫岁月 

茫茫人海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 

泥足深陷的爱情

——李碧华《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漫漫岁月,茫茫人海,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泥足深陷的爱情。


你说,我就知道,从你碰见她的那时候我就知道,完了,什么都完了。

《霸王别姬》



戏,唱,完,了。 

灿烂的悲剧已然结束。 

华丽的情死只是假象。 

他自妖梦中,完全醒过来。是一回戏弄。 

太美满了! 

强撑着爬起来。拍拍尘土。嘴角挂着一朵诡异的笑。 

“我这辈子就是想当虞姬!” 

他用尽了力气。在也不能了。

——李碧华《霸王别姬》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